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潞城百科网 2022-08-06 450 10

牧原股份被疑虚增利润39亿,究竟是否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工业地产平台

牧原股份(002714.SZ)又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6月13日,有媒体发文质疑,由于在2021年财报中少计提39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牧原股份疑似虚增利润约39亿元。对此,牧原股份也火速予以回应。怎么看质疑与被质疑双方?

核心质疑点及牧原股份的回应

该媒体认为,“‘保育猪’转成‘育肥猪’时,牧原股份的成本约为600元/头,此时平均重量约为29公斤。利用行业公式和我们得到的数据,就可以算出这些猪的真正成本为1777.6元/头。比年审机构披露的饲养成本1559.53元,高出了218元。那么每头育肥猪就应该‘计提’218元,总计提数额约为39亿元。”

该文中的核心公式即为:育肥期饲养成本=重量增长╳料肉比╳饲料价格╳(1+饲料与折旧之外的其他成本/饲料成本+折旧成本/饲料成本)

该媒体据测算及公开获取的数据,得出:保育猪全程重量增长为89.7公斤,料肉比2.9,饲料价格3元/公斤,饲料与折旧之外的其他成本/饲料成本=0.389,折旧成本/饲料成本=0.12。

由此,计算出育肥期饲养成本=89.7╳2.9╳3╳(1+0.389+0.12)=1177.6元。

销售时候的饲养成本=保育末期的成本+育肥期的饲养成本=600+1177.6=1777.6元。

此后,牧原股份主要对上述公式中的三个参数进行了回应。

牧原股份表示,其中三个参数:重量增长、饲料价格、(1+饲料与折旧之外的其他成本/饲料成本+折旧成本/饲料成本),与公司实际情况不符。

其一,公司在2021年末进行减值测算过程中,使用的育肥猪预测销售体重为110kg,这也是公司商品猪上市的实际均重水平,并非文中所说118.7公斤;公司使用预测销售均价为14.3元/kg,农业农村部统计的2022年1-4月生猪出场价格高于公司预测销售均价,公司进行减值测试时使用的预计销售价格与实际情况基本相符,具有审慎性。

其二,公司2021年末进行生物资产减值测试过程中,所使用的饲料价格为根据公司库存原料成本及加工费用等参数推算得出,低于文中3元/kg的饲料均价。

其三,文章中采样的成本系数为(1+饲料与折旧之外的其他成本/饲料成本+折旧成本/饲料成本),这一系数是通过间接方法粗略估算除饲料成本之外所发生的其他成本总和,而公司测算过程中是根据预计发生的成本直接进行测算。

究竟是否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此前的5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关于牧原股份2021年年报的问询函,此后牧原股份对《问询函》作出了回复,同时牧原股份的年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对《问询函》作了专项回复。

牧原股份单头生猪的可变现净值与期末成本。

来源:牧原股份的年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问询函》的专项回复

专项回复中,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称,经测算,报告期末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不存在减值情形,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符合公司实际及行业发展情况,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那么,牧原股份究竟是否需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教授袁敏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否需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其实很容易就计算出来。据袁敏测算,牧原股份2021年一头猪的成本大概是1538.67元(接近于公司回复交易所回函的1559.53元),其中处于育肥阶段的生猪在2022年第一季度大部分会出售,事后实现的加权平均售价每头大概只有1299.59元。“从事后的数据验证看,公司成本是高于售价的,成本无法通过未来的可实现价值覆盖,因此应该减值。”袁敏提醒,这里面有一个如何验证的问题,用2022年一季度的数据来验证,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站在年报日,很难对未来的猪价涨跌做出准确判断。

“从逻辑上说,是否要提减值,要以成本与未来可实现净值进行比较。以育肥猪为例,从成本来看,期末单头存栏成本为1137.91元;未来可实现净值,是推算出来的,用未来销售实现的价格减掉由期末状态饲养至可销售状态的商品猪期间发生的单头饲养成本421.62元,再减去单头销售费用13.40元。”袁敏指出,如果质疑牧原股份是否应该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应该拿成本1137.91元与可实现的价值1137.98元进行比较;如果按照牧原股份的数据,不需要进行计提;如果按照后来实际实现的售价,则需要计提。

袁敏表示,质疑文章中直接测算成本,通过成本判断是否需要提减值,从逻辑上有点问题。理论上说,是否需要减值不是通过公司成本与第三方估计的成本进行比较,而是公司已经发生的成本与将来可实现的价值进行比较。如果质疑的话,应该是未来商品猪的价格,比如1573元/头能否实现;以及从现在的育肥猪到将来出栏的这个阶段,还要花多少成本,比如421.62元是否足够。但文章测算出的结果,在方法论上是大体正确的,文章算出来是39亿,我测算出来大概是34亿元以上,如果参照同行对种猪计提的减值,总额可能超过50亿。”袁敏说。

据年报数据,2021年,牧原股份实现营业收入788.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69.04亿元,利润总额76.1亿元。分季度看,第三季度,牧原股份净亏损8.2亿元,第四季度净亏损18亿元。

牧原股份2021年会计利润与所得税费用调整过程。数据显示,2021年利润总额为76.1亿元。

来源:牧原股份2021年年度报告

牧原股份2021年分季度主要财务指标。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与第四季度均为亏损状态。

来源:牧原股份2021年年度报告

“四季度的数据接近年报日,如果四季度是亏损,某种程度上说明收入无法覆盖成本,那么大概率也可以推断12月31日那天也应该计提减值。”袁敏提醒,需要说明的是,减值的计提是一个会计处理的问题,本质上并不会影响现金流。他指出,考虑到猪的生长周期大概在180天左右,处于育肥阶段的猪到出栏大概16周左右,也就是在期末处于育肥阶段的生猪,在2022年第一季度大部分都会出栏,是否亏损可以用市场数据进行验证。换句话说,计提减值,意味着为未来的亏损打个底;假设一头猪亏损200元,在这头猪还没有出售之前,可以通过估计的方式用“计提减值”体现在利润表中,也就是“提前”到2021年亏损,如果不计提减值,等猪在一季度出售的时候,就“体现”在2022年一季度亏损。

据牧原股份2022年一季报,其实现营业收入182.78亿元,归母净利润-51.8亿元,同比降174.4%。

“2021年的年报,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话,因为不影响现金流,理论上不会对二级市场的股价造成很大冲击。但是从会计的角度来说,肯定是要提减值的。”袁敏说。

截至6月15日收盘,牧原股份报53.62元/股,当天跌1.25%,6月14日,牧原股份涨1.32%。

对于牧原股份的回应,如何评价?

袁敏表示,文章的估算具有误差,但误差不会改变基本的结果。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亏损的原因,就是收入不能覆盖成本,从会计的角度来说,付出的成本与可实现的价值相比,可实现价值低于成本,那么差额就应该要提减值。未来的价格没有办法控制,但事实证明猪肉价格一直下跌,如果按照市场的未来价格进行计算,肯定也是要计提的。

他指出,按公司回函所示,2021年第四季度的商品猪完全成本为15.25元/公斤,一头商品猪如果是110公斤,那么一头猪的实际成本就是1677.5元,大于公司宣称的售价1573元,算下来每头猪需要计提100元左右的减值,公司年末总存栏3535.1万头猪,如果未来猪肉价格保持不变的话,据此测算的减值总额不低于35亿元。

2021年牧原股份经营业绩、季度成本变动情况与生猪市场价格变动情况。表中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牧原股份的商品猪完全成本为15.25元/公斤。

来源:牧原股份对《问询函》的回复

2021年末,牧原股份生猪(含生产性生物资产)盘点结果。表中显示,牧原股份年末总存栏3535.1万头猪。

来源:牧原股份对《问询函》的回复

“另外,后来的市场表明猪肉价格一直下滑,按照卖出的价格测算中间肯定会出现减值。当然,测算里面也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比如牧原股份不仅销售商品猪,还销售种猪和仔猪,而种猪和仔猪的毛利率会高很多,如果公司出售的生猪(包括商品猪、种猪、仔猪)的商品结构不同,会影响到估计结果的准确性。从历史经验看,牧原股份的绝大部分是商品猪,其中2021年全年出售商品猪占92%左右。因此可以推测目前存栏的猪中大部分将来会作为商品猪出售,相关的测算即使有误差,也不会改变基本的结果。”

农林牧渔相关企业审计中的常见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农林牧渔企业的存货审计存在多样性和复杂性。

袁敏表示,审计当中生物资产的存货盘点空间很大,因为数量巨大,而且很多生物资产很难做到全面盘点。公司如果盘点制度设计和执行不到位,就会导致生物资产较大的误差。“此外,审计通常是监盘,即监督盘点,是对客户的盘点活动进行监督,通常也是通过抽样的方法来倒推样本总量。这里面至少有两个方面可以关注,一是客户的操作,盘点日不是报表日,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时间间隔,可以提供操作空间;另一个是审计抽样,如果抽样方法、样本选择有问题,也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袁敏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潞城百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潞城百科网 X1.0

微信扫描